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 > 正文

来源: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 徐婷婷 周学津

近日,清华大学地球系统科学系长聘副教授、柳叶刀倒计时亚洲中心主任蔡闻佳接受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专访。以下是访谈内容。

清华大学地球系统科学系长聘副教授、柳叶刀倒计时亚洲中心主任蔡闻佳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极端异常天气会产生什么影响?

蔡闻佳:《中国版柳叶刀倒计时人群健康与气候变化报告(2021)》显示, 2000-2019 年我国洪水发生次数大幅增加,由于国家灾害应急能力的提高,2004-2018 年洪水造成的损失呈下降趋势。然而,气候变化背景下逐渐增多的极端降水事件及其导致的洪涝有可能扭转当前洪水受灾情况的下降趋势。未来如果不采取进一步行动,我国可能成为全球受洪水灾害影响最大的国家之一。

从持续时间造成的健康影响来看。气候变化会伴随我们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时间,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显示,全球每年约有30万人的死亡跟气候变化相关。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 第六次评估报告明确指出,即使人类通过减排成功把全球温升控制在 1.5 度范围内,气候变化的健康威胁仍将在未来数十年内不断增加。

气候变化从多个维度影响中国人群健康,如高温热浪、洪水、干旱和气候敏感性传染病等。而气候变化对健康造成的影响是没有“速效药”的。不管我们当前付出怎样的努力,气候变化都有可能在未来几十年内不断加剧,这就提醒我们要对未来的气候环境做好适应预案,防范由气候变化带来的不断上升的健康风险,同时也需要通过减排尽早改变气候变化的趋势,让今天的孩子在2100年到来时能够享受健康安全的气候环境。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面对极端异常天气,从政策的角度应该如何应对?

蔡闻佳:我国在应对气候变化健康风险的多个方面取得重要进展,但仍有提升空间。极端天气应对是每个部门和每个人的必修课。

第一,提升有关部门的系统思维,进一步加强跨部门合作。应把气候变化纳入中国居民的主要健康威胁,并制定相应的应对措施。应将健康纳入其政策制定与执行中,以充分体现的“融健康于万策”原则。

第二,加强气候变化对健康影响的评估,并制定国家及地方的气候健康适应计划。2022年我国首次将“减少气候变化的健康风险”纳入“健康中国”行动的工作重点,意义非凡;建议进一步明确具体行动方案,特别是积极推进影响评估和不同层级的适应计划制定。

第三,建议加强中国的气候减缓行动,确保将健康因素纳入中国实现碳中和的路径当中。通过促进对零碳技术的投资和进一步减少化石燃料的补贴, 目前碳排放的反弹趋势将有望得到扭转;

第四,加强是加强社会宣传,提高各界对气候-健康联系的认识。卫生专业人员、学术界与媒体应充分联合起来,提高公众和决策者对气候变化与健康之间重要联系的认识。有效地增强社会公众对于减缓和适应行动的支持与身体力行。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应该如何因地制宜的制定健康与气候变化政策?

蔡闻佳:我们的报告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中国各地在应对气候变化与健康问题时,没有哪一个省份能独善其身,都会受到气候变化带来的对人体健康的影响,但每一个省份受到的气候变化的具体威胁是各不一样的。

由于各地的自然环境与社会经济发展存在差异,中国每个地区都面临着自己特定的健康威胁。

其中,最令人担忧的是以下省份的健康风险在快速上升:广东省热浪导致的过早死亡、劳动时间损失和登革热风险、四川省的洪水和干旱风险、 辽宁省和吉林省的野火暴露风险。各地根据这些威胁制定有针对性的政策,对于提高气候适应措施的效率和效果至关重要。

根据我们的问卷调研,在 30 个受访且回复的省份中,有 12 个省份称已经完成或正在制定省级气候健康适应计划。在过去十年中,我国大陆 31 个省级行政区中有 18 个省级行政区的城市绿地面积有所增加。从 2018 年到 2019 年,几乎所有省份的公共卫生应急管理能力都有所提升。然而依然有很多省份对气候变化健康影响的认识仍处在较为初步的阶段。我们也呼吁更多的省份去关注和重视这个问题,并尽早地对未来可能的健康风险进行摸底。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应该采取哪些措施提高公众对气候同健康联系的认识?

蔡闻佳:公众对气候与健康关系的关注度不高、敏感性较弱。2020年,我们做过一个调查,用户在搜索引擎中同时搜索健康和气候变化相关关键词的情况非常少,每1000个气候变化相关的查询中只有 3.6 个搜索词与健康相关。

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人认为只要吃得好、休息得好、心情好就是身体健康,这是一种“人体内部视角”,对于健康的影响因素,我们还需要一种“环境外部视角”。高温热浪、寒潮、极端降雨、干旱等外部环境,对于老人、儿童、孕产妇等脆弱人群来说有明显的影响。

高温热浪天气下,老年人群的死亡风险会比非高温热浪天气高10%,脆弱人群患心脑血管和胃肠道疾病的风险、孕妇的早产率也会有相应提升。世界卫生组织对各国疾病负担的统计报告显示,中国因环境风险因素造成的死亡人数约占到死亡总人数的1/4至1/3左右。在这其中,我们熟知的大气污染、气候变化影响很大。

我们应该建立一个更完整的健康观念,既要有“人体内部视角”也要有“环境外部视角”。健康不仅取决于个体努力,也受制于外部环境。

上一篇:东亚迁徙鸟类与栖息地生态学教育部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鄱阳湖基地揭牌

下一篇:清华大学地球系统科学系举行2022年研究生毕业典礼